笔趣阁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千四百二十三章

    叶逢春陪着笑脸说道:“在下听了也甚是不解,特意向那个老头询问过。老头说地火自地底喷射出来,所遇之物尽数被火焰烤化成泥,是以称为火泥。火泥自地火喷出之处向下流动,吞噬岩石、树木、野兽等世间万物,直到流出数里甚至数十里之后,才会遇冷化为石头或坚硬的泥土,端得是恐怖之极。”

    慕容丹砚听叶逢春说完之后,心中也是颇为惊恐,一时之间并未说话。只听叶逢春接着说道:“昨晚咱们被烟尘困住,伸手不见五指,虽在咫尺之遥也无法看清人影,在下一心想要找到厉大爷和穆姑娘,可是四周尽是沙尘,连双眼都无法睁开,更别说去寻找二位了,无奈之下只得作罢,只能站在原地等着烟雾散去。后来闻到刺鼻味道,弄得在下涕泪交流,头也越来越昏沉,不知不觉之间竟然睡着了。”

    叶逢春说到这里,略停了片刻,这才接着说道:“此时仔细想想,那时多半不是睡着了,而是被古怪气味熏得昏了过去。待到在下醒来之时,天空只是濛濛亮,眼前尽是一片灰濛濛的尘土,竟然看不到一个人影。在下见此情形十分惊恐,心慌意乱之下,只想找到厉大爷和穆姑娘商议如何逃离此地,只是刚刚走出两步,只觉得脚下一软,竟然踩到了什么东西,吓得在下仓皇后退,没想到脚下一绊,竟然仰面朝天摔了下去。在下以为这一跤跌倒,非得受伤不可,没想到倒下之后,只听到一声惨呼,竟然摔在一个人的身上。在下没想到会有此变故,心中又惊又喜,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这才发现四周不断有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原来烟雾飘来之后,大伙都被困在沙土之中,最后俱都昏了过去,身子被沙土遮掩,在下醒来之时才没有看到人影。

    “许多人醒来之后,兀自惊恐难安,有的伏地大哭,有的到处逃窜,场面混乱之极。在下担心众人惊慌失措,乱成一团,若是有敌人突然来袭,非得全军覆没不可,是以要手下的伙计将扶桑人驱赶到了一处,自己爬上马车车顶,安抚他们不必惊慌,否则自乱阵脚,谁都讨不到好去。”

    慕容丹砚听叶逢春说完之后,点了点头,暗想果然如厉大哥所说,叶逢春是在安抚扶桑人。只是这个家伙没有练过武艺,竟然比我和厉大哥更早醒来,真是奇了。

    慕容丹砚思忖之际,只听叶逢春接着说道:“眼下大伙已将头上脸上和身上的尘土拂去,伙计们已经清点了人数,无一人伤亡。此处无遮无掩,远在数里之外便能看得清清楚楚,若是有人窥伺在侧,风险极大,是以在下以为须得尽快离开此地,到前面那片松树林中埋锅造饭,不晓得厉大爷和穆姑娘有何高见?”

    厉秋风点了点头,口中说道:“叶先生说得极是,咱们这就出发罢。”

    叶逢春与厉秋风和慕容丹砚又说了几句闲话,便即亲自带了数名伙计走在最前面,引领着众人向前走去。走出两三里地之后,道路曲折蜿蜒,一直延伸入一大片松树林中。早有两名探路的伙计候在路边,看到叶逢春带着众人走近,急忙迎上前来。叶逢春见两人头上兀自有许多沙土,知道两人昨晚也受困于沙土,便即安抚了两人几句。两名伙计将叶逢春等人引入树林之后,虽然林中地面也有一些沙土,不过比树林外要少了许多。松鹤楼的伙计带着数十名扶桑女子埋锅造饭,煮了几大锅稀粥,又切了一些咸菜,从马车上抬下来许多馒头,分给众人食用。众人早已腹中饥饿,虽然馒头、稀粥和咸菜颇为寒酸,此时也成了难得的美食,每人分得食物之后,便即张口大嚼,吃得香甜无比。

    待到众人吃完早饭之后,叶逢春正要吩咐众人收拾行囊,继续出发,突然听到雷声阵阵,心中一凛,转头向空中望去,恰好一道闪电划过,吓得他险些坐倒在地上。松鹤楼的伙计和扶桑百姓也是脸色大变,想起昨天晚上地火喷射之时的可怕情形,只道又有地火即将喷出,人人吓得魂飞魄散。有些扶桑百姓跪倒在地,向着天空不住磕头,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正在祈求上天垂怜,救自己得脱大难。

    片刻之后,一道霹雳划过天空,随即传来一声巨响,震得大地似乎颤抖了几下,紧接着大雨倾盆而下,松树林中登时化为泽国。好在叶逢春想得周到,从码头出发之时备了许多油布,尽数装载在马车之中。大雨未下之时,叶逢春已经吩咐伙计们将油布搬了出来,在树林中搭了许多油布棚子,供众人站在棚子里面避雨。是以虽然大雨倾盆,众人大半没有弄湿衣衫。

    大雨初降之时,松鹤楼的伙计们抬出几个大木桶,想要接一些雨水留用,可是大雨自空中倾盆而下,将落在树上的沙土也带了下来,雨水落入木桶之后,变得极为浑浊不说,还带着一股极难闻的异味,压根无法用来饮用和煮饭。叶逢春见此情形,只得吩咐伙计们将水倒掉,另想法子寻找干净水源。

    这场大雨下了一个多时辰,这才渐渐停了下来。大雨过后,覆盖在树上的沙土被尽数冲掉,虽然已是寒冬,不过大松树一尘不染,一眼望去分外苍劲。厉秋风慕容丹砚见这些大松树竟然拥有如此雄姿,心中暗暗称奇。

    将近午时,众人方才走出松树林,继续向前出发。此时正是大雨过后,雨水洗涤了天地间的尘土,放眼向四处张望,原本将天地之间的万物尽数遮掩的灰色沙土已然消失不见,山野和大地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许多地方水雾弥漫,一眼望去,竟然颇似一幅工笔绘就的水墨画,看上去清新飘逸,颇有韵味,让人一望之下便会心生欢喜。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