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千四百一十三章

    厉秋风话音方落,只听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声,许多乱跑乱跳的扶桑百姓也停了下来,三三俩俩聚在一起,正自小声说些什么。厉秋风和慕容丹砚、叶逢春见此情形,心中一怔,不由互相对视了一眼,不晓得又出了什么事情。片刻之后,一名松鹤楼的伙计跑到三人面前,向着叶逢春拱手说道“大掌柜,那条大蛇已经被咱们捉住了!好家伙,这个畜牲足有七八尺长,孩童胳膊粗细,身上长满了黑色鳞片,一看便知是一条剧毒无比的毒蛇,若是被它咬上一口,只怕立时便会毒发身亡。好在火堆余火未熄,大蛇怕火,只能绕着火堆行走,没有立时钻进人群。后来被一个扶桑老头发现,立时呼喊众人小心。那些扶桑人从睡梦中惊醒,有的看到了大蛇,有的只听到同伴大呼小叫,压根没有看到大蛇,不过人人害怕大蛇,登时乱了起来。大蛇受了惊吓,盘成了一团,将脑袋高高扬起,似乎就要咬人。只是扶桑百姓俱都逃走,它才没有咬到人。方才几十名扶桑人捡起石头向大蛇丢去,已经将它活活砸死了。”

厉秋风和慕容丹砚、叶逢春听说大蛇已经死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叶逢春对那名伙计说道“你回去好生安抚众人,要他们不必慌张。一条蛇而已,就算大得惊人,却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叶逢春话音方落,慕容丹砚接口说道“叶先生说得不错。当日我和厉大哥在京城左近的虎头岩静心寺中遇到一件怪事……”

厉秋风听慕容丹砚就要提到虎头岩下静心寺中那两条怪蛇,心中一凛,急忙抢着说道“叶先生,方才扶桑百姓乱作一团,惊恐难安,只怕又生事端,是以厉某想请叶先生去安抚他们,免得节外生枝,惹出麻烦。”

叶逢春何等聪明,听厉秋风如此一说,知道他不想慕容丹砚与自己说话,虽然心中惊疑不定,却也不敢询问,立时陪着笑脸说道“厉大爷说得甚是,在下这就过去劝说他们少安毋躁,想来不至于有什么事情,两位尽可以在此处安心歇息。”

叶逢春说完之后,向着厉秋风和慕容丹砚拱了拱手,便即转身离开。待到叶逢春走远之后,厉秋风压低了声音对慕容丹砚说道“虎头岩一场风波,牵涉到朝廷党争,纠缠甚多,叶逢春与此事无关,还是不要说给他知道为好。”

慕容丹砚听厉秋风如此一说,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地说道“我一时兴起,险些说错了话,厉大哥可不要生气啊!”

厉秋风正要说话,突然听到东北角传来一声惊呼,他心中一惊,顾不得与慕容丹砚说话,转头寻声望去,只见两点火光自东北角急速移动,片刻之后,两点火光已经大了不少。厉秋风心中一凛,暗想这两点火光明明是两支火把,想来是守在东北角的两名松鹤楼伙计奔了回来。他们奉叶逢春之命守夜,如此惊慌失措跑了回来,必定有大事发生。

念及此处,厉秋风正想与慕容丹砚说话,突然又听到一阵惊叫声,只见不远处一个火堆旁边的扶桑百姓乱成了一团,不晓得又出了什么事情。厉秋风心中焦急,转头对慕容丹砚说道“姑娘跟在我身边,万万不可离开!”

厉秋风说完之后,转身便向叶逢春奔了过去。此时在河滩上几个火堆旁边歇息的一二百名扶桑百姓已经乱成了一团,火把和火堆的火光映照之下,只见人影幢幢,犹如群魔乱舞,情形古怪之极。厉秋风见此情形,心中惊骇,暗想若是有敌人混在扶桑百姓之间,此时猝然偷袭,咱们非得一败涂地不可。叶逢春如此谨慎小心,怎么会让敌人混了进来?

眨眼之间,厉秋风和慕容丹砚已经奔到叶逢春身边。只见叶逢春和几名松鹤楼的伙计聚在一起说话,每人脸上的神情都不大好看。看到厉秋风和慕容丹砚奔到自己身边,叶逢春不再理会几名伙计,向厉秋风和慕容丹砚拱手说道“真是奇怪!河滩上又钻出来十几条大蛇,扶桑人吓得惊恐难安,到处乱跑,在下正要兄弟们将他们归拢到一处,再想法子将大蛇尽数弄死……”

叶逢春话音未落,从东北角上逃回来的两名伙计已经奔到了众人面前。nbp;只见两名伙计一脸惊恐,跑得气喘吁吁,看到叶逢春之后,一名伙计颤声说道“蛇……好多蛇……好多大蛇……”

那名伙计说到这里,嘴角抽搐,一时之间再也说不下去了。叶逢春原本心中忐忑,听伙计说话杂乱无章,不得要领,心中着恼,恶狠狠地瞪了伙计一眼,口中说道“蛇有什么好怕的?!老子要你守夜,你未得老子号令,竟然敢逃了回来,不怕被老子责罚吗?!”

那名伙计口中呼呼喘着粗气,听叶逢春声音凶狠,心中惊恐,想要为自己辩解,一时之间却又不晓得说什么才好,急得他涨红了脸,连连摇头,却又说不出话来。另一名伙计甚是机灵,听出叶逢春口气不善,同伴情急之下又说不出话来,如此折腾下去,非得被叶逢春痛打一顿不可。念及此处,他急忙抢着说道“大掌柜容禀。不是小人不听号令,实在是事发仓促,小人以为须得赶紧回来向大掌柜报信,若是稍有耽搁,只怕酿成大祸,大掌柜非得砍了小人的脑袋不可……”

那名伙计话还没有说完,只听东南角上有人尖声惨叫,随即有一点火光自东南角快速移动,显然有人举着火把跑了回来。叶逢春见此情形,知道守在东南角的伙计也出了事,而且两名伙计之中只有一名逃了回来,另一名伙计十有**着了敌人的毒手。念及此处,他心中越发焦躁,对站在面前的两名伙计恶狠狠地吼道“他妈的,你啰嗦啰嗦说了半天,也没有说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若是还说不明白,老子非得把你们两个猴崽子的脑袋拧下来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