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千四百二十一章

    厉秋风看不到慕容丹砚的身影,心中大惊,右手握住刀柄,口中大声叫道:“慕容姑娘,你在哪里?!”

    自从离开东安县,厉秋风一直称慕容丹砚为穆姑娘。此时情急之下,他竟然叫出了“慕容姑娘”,自己却并未觉察。厉秋风话音方落,只听得慕容丹砚颤声说道:“我在这里!厉大哥,你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你?!”

    厉秋风听到慕容丹砚的声音就在自己身边,这才稍稍放心,口中说道:“慕容……穆姑娘不必惊慌,厉某就在姑娘身边!”

    他一边说话,一边侧耳倾听四周的动静。只听得左近惊呼声和呼叫声不绝于耳,只是说的都是扶桑话,不晓得这些人在说些什么。想来突然之间目不视物,一众扶桑百姓惊慌失措,无奈之下只好大声惊叫和大声呼救,才会喧闹成如此模样。

    厉秋风思忖之际,惊觉身边有人正在靠近自己,心中一凛,正要开口说话,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出现在自己面前,紧接着听到慕容丹砚颤声说道:“厉大哥,是你么?”

    厉秋风这才知道靠近自己的那个人影正是慕容丹砚,登时松了一口气,口中说道:“姑娘放心,正是厉某。”

    此时两人相距不过两三尺,对方的呼吸声清清楚楚地传入耳中,但是压根无法看清彼此的面容。慕容丹砚停下了脚步,颤声说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看不清楚左近的情形了?!”

    厉秋风沉声说道:“想来这就是地火喷发之时弥散开来的烟雾。厉某不晓得烟雾的气味是否有毒,咱们还是尽量少呼吸为好。”

    此前两人心中惊恐,都未留意随着烟雾一起出现的古怪气味,此时知道对方无碍,总算松了一口气,这才想起烟雾带着难闻的气味,中人欲呕。慕容丹砚听厉秋风说完之后,急忙用右手捂住了口鼻,心中忐忑不安。不过厉秋风站在她面前,使得她不再像方才那般孤立无助,已不似方才那般焦躁了。

    便在此时,突然听到叶逢春大声说话,声音极为严厉,只是他说的是扶桑话,不晓得是什么意思。待到叶逢春说完之后,四周突然静了下来,扶桑百姓似乎不再惊呼吵闹。厉秋风和慕容丹砚虽然听不懂叶逢春在说些什么,但是发觉扶桑百姓不再出声,两人暗想叶逢春多半是用扶桑话告诫扶桑百姓不必惊慌,安抚他们少安毋躁,这些人才会平静下来。

    两人思忖之际,又听叶逢春用汉话大声说道:“厉大爷,穆姑娘,两位不必惊慌,想来是地火喷发之时涌出的烟雾飘到了这里,使得咱们无法看清楚左近的情形。烟雾太过浓重,无法看清楚脚下的情形,再想走到前方松树林去躲避已不可行,是以咱们只好在这里暂避,待到烟雾稍稍消散,再动身前往松树林躲避。”

    厉秋风听叶逢春说完之后,大声说道:“但凭叶先生吩咐便是,厉某和穆姑娘无有不从!”

    此时烟雾越发浓厚,刺鼻气味越来越是浓烈,厉秋风和慕容丹砚相距不过两三尺,却也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对方的身影,至于左近的其他情形,压根看不清楚。两人各自用衣袖遮住口鼻,缓缓呼吸,尽量不吸入烟雾。可是四周的烟雾实在太过浓厚,过不多久,两人只觉得咽喉之中干涩难忍,心中都是忐忑不安。到得后来,只觉得双眼也是酸痛难忍,无奈之下只得紧闭双目,侧耳倾听四周的动静。过了一会儿,两人只觉得呼吸越来越不顺畅,眼睛酸胀疼痛,不住流下眼泪,脑袋也是昏沉沉的甚是难受。不知不觉之间,两人竟然沉沉睡去。

    不晓得过了多久,突然听到有人大声说话,厉秋风悚然一惊,倏然睁开了眼睛。只是先前他双眼流泪,睡着之后泪水凝结,糊住了他的眼睛,是以他虽然睁开了眼睛,一时之间也看不清楚左近的情形。说话那人说的都是扶桑话,压根不晓得是什么意思。

    厉秋风伸手擦了擦眼睛,将糊在双眼上的污垢擦去,这才定睛望去,待他看清楚四周的情形,不由大吃一惊。只见目力所及之处,到处都是灰濛濛的一片,世间万物似乎都被一片沙土完全掩盖住了。许多人正从地上爬了起来,但是头上脸上身上尽是沙土,一眼望去极为怪异。

    厉秋风心中惊骇,正自不知道如何是好之时,突然听到身边一阵“簌簌”怪响,他心中一凛,急忙转头望去,却见身边又站起了一个人,身上沙土不住掉落,模样甚是古怪。厉秋风心中一凛,不由向后退开两步,只见那人伸手在脸上抹了两下,露出了一张娇美面孔,赫然竟是慕容丹砚。

    厉秋风心中大惊,正要开口说话,只是嘴巴刚刚张开,许多沙土掉进他的口中,滋味苦涩,甚是难受。厉秋风顾不得说话,急忙将沙土吐了出来,这才发觉自己头上脸上尽是沙土,想来与慕容丹砚一般模样。

    待到厉秋风将口中沙土尽数吐出之后,又闭上眼睛,双手在头上脸上不住拂抹,只听得“簌簌沙沙”声不绝于耳,大片沙土不住掉落,待到他将头上脸上的沙土尽数擦掉之后,又将衣衫上的沙土拍打掉落,一直忙活了良久,方才将身上的沙土大半除掉。

    此时四周一片“噼噼啪啪”的声音,厉秋风转头四处张望,只见众人也和自己与慕容丹砚一样,正在忙活着除掉头上脸上和身上的沙土。一时间沙尘四起,情形甚是古怪。厉秋风又向左近的山野望去,目力所及之处尽是一片灰色,天地间一片静寂,一眼望去让人心悸难安。

    厉秋风张望之时,却听又有人说了几句扶桑话。厉秋风转头望去,却见说话的那人正是叶逢春。只见叶逢春站在一驾马车车顶,双手叉腰,头上脸上和身上也有许多沙土,正自向众人大声说话。此时慕容丹砚已经将身上的沙土大半掸落,听叶逢春在马车车顶讲话,自己却一句也听不懂,心中惊疑不定,转头对厉秋风说道:“厉大哥,姓叶的在说些什么啊?”

    八壹中文網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